东京涂鸦😈總裁加菲賤虫不足❤

*死侍X蜘蛛侠X死侍
*小虫兄弟、小虫单人吃都吃
*贱虫电影CP
只吃RR贱X加菲虫
RR贱加菲虫夫夫+兒子荷蘭蟲
*接受蟲X蟲(菲X荷蘭X菲)、3兄弟

*动漫贱虫都吃-最爱总裁&超凡斑比
*加菲ALL
*绘手、偶尔写文玩语C、Spideypool搬运、主刊情報。

【賤蟲/Spideypool】伊斯法罕 上

😍😍😍😍好好看啊啊啊啊啊!😆😆😆😆伊澤太太的文感覺好不同了,更進步了啊啊啊,畫面感跟臺詞都好棒啊!❤💙💚💛💜還是異國風格,真是太有趣了,敲碗等後續,期待期待,賤賤跟小蟲的一舉一動都讓人看得目不轉睛啊,這是在互撩了吧怎麼光看著劇情就感受到滿滿的性張力了啦~棒啊!😍😍😍😍😍

伊澤-三年起步吸蟲蟲:

※ 我本來想寫完才放出來,但是我覺得最近需要愛與和平。


※ 無毀容 RR 賤 x 加菲蟲


※ summary: 跑到伊斯法罕旅行的小蜘蛛遇到一只雇傭兵賤賤




送給  @东京涂鸦😈總裁加菲賤虫不足❤  






"伊斯法罕的星期五清真寺是伊斯蘭最大、也是最神秘的清真寺……"


 


一群由導遊帶著的觀光客排著隊伍從大門慢慢進入主寺,Peter 站在門口的不遠處,握著相機等待人潮散去,繁複三角拱與青藍色的釉磚組成的大門被鏡頭牢牢框住。


一群鴿子飛過,風砂隨之而來,Peter 閉上眼睛,避免砂子吹進眼裡。再次睜眼,一個男人從寺裡走了出來,陽光照在那人臉上格外明亮俊美,或許有部份的原因歸功於男人那頭金髮 —— 跟 Gwen Stacy 一樣燦爛的金色。


 


一聲喀擦,Peter 愣了一會,視線落到自己無意識按下快門的手指,接著假裝沒事似地默默放下相機,往出口走去。


 
 


很快 Peter 就忘了這回事,他在附近的市集亂晃著,顯得有些不知所措——太悠閒了,他的雙重身分讓他習慣急躁忙碌的生活,例如在趕路的時候依然緊繃地注意周遭環境 —— Peter 適時伸手,攙扶住一個差點跌倒的老太太。


 


老太太向 Peter 再三道謝,Peter 靦腆地笑了笑,用英文說了句不客氣。對方從菜籃裡撿了顆蘋果往 Peter 手裡塞,拍了拍他的肩膀後揮手道別。那和藹熱情的模樣簡直像是異國版的 Aunt May,Peter 忍不住想起自己遠在美國的親人,想到的最後一次見到她時,對方一臉憂心忡忡的樣子,自己卻只是敷衍地找了點話搪塞過去......


 


打住,Peter 按捺住心裡的焦躁,然而拍在他屁股上的手掌瞬間引爆他的情緒 ── 他抓住那人的手腕,狠狠一扭。


 


殺豬般的尖叫聲驚動了附近的人潮,群眾圍繞了過來,被抓住的男人用波斯文高聲咒罵。Peter 聽不懂那男人叫罵的內容,但從圍觀群眾臉上的表情也能猜出一二來。他迅速放開那混帳的手腕,”是這傢伙先——” 他還沒來得及講完,對方反抓住他的手腕,神情顯得惡毒又猥瑣。


 


"如果尼不想把似情鬧大的話,最好……" 那男人低聲用破碎的英文威嚇他,Peter 沒理會,逕自朝群眾解釋自己的窘境,但所有人只是看了看 Peter 那一身外國打扮,又看了一眼抓住 Peter 的男人,接著加入了咒罵的行列。


 


“是他先騷擾我——” Peter 著急地想給自己脫罪,但面對他的只有鬧哄哄的指責聲。瞬間,他以為自己回到紐約,對面站著的人是 George 警長以及紐約的群眾,他們瘋狂叫囂著,”害蟲!害蟲!滾出去——滾出去——滾出去————”


 


"如果你不希望被我痛揍一頓的話," 一道聲音插了進來,接著 Peter 的肩膀被攬進那人的懷裡,帶著一股辛辣嗆鼻的味道,”最好滾遠一點。”


 


Peter 看著對面那個混帳的臉色從猙獰轉成驚嚇,步伐慢慢退後,嘴裡混雜著模糊的 sorry,接著像只被獵補的小動物一樣瑟瑟發抖地逃跑了。男人用當地話對附近的群眾說了些什麼,群眾漸漸散去。


 


Peter 這才抬頭看著救了自己的人,有些驚訝 —— 是在星期五清真寺看到的金髮男人。


 


“你最好注意一點。” Wade 的視線往 Peter 的腰臀看過去,"你該去套個黑袍把自己全身上下包裹得緊緊的,像那些伊斯蘭的女教徒們 —— 喔不,那或許更糟……" 他低聲咕噥著。


 


"恩……謝謝。" Peter 道了謝,無視 Wade 那些把他比喻成女性的字句,"你叫什麼名字?" 接著他忍不住補了一句 ,”或許我能請你吃個飯?”


 


Wade 有些意外,他可不認為眼前的少年是個好客熱情的人,如果平常他絕對是義不容辭,但是 —— 該死的、但是。


 


"Wade Wilson,至於吃飯什麼的就免了 ── 給我個蘋果就好。" Wade 抓走 Peter 手上的蘋果,”哥忙得很,沒空馴養從森林跑出來的小鹿班比。” 他像是在說服自己似地補了一句,咬下一口蘋果,轉頭就走。


 


男人就這樣離開了 —— 留下讓 Peter 皺眉的硝煙味,那味道濃重的不像是從別的地方沾染上的,而 Peter 可不認為伊朗跟美國一樣槍枝合法。


 


別忘了, Spider-man 也不是合法的存在,Peter 垂下眼簾,更何況他也放棄了那身份……


 


他往相反方向走去,回到人群擁擠的集市裡。


 
 


Wade 躺在地上的時候,心裡想的是,他真該答應那只小鹿班比的邀約,起碼他至少可以吃到熱騰騰的伊朗燉菜,搭配挺翹圓潤的白麵包,外加他自備的加拿大熱狗,但現在除了冷冰冰的地板跟嗆鼻的血腥硝煙味之外,他一無所有。


 


或許他該退役了,Wade 如是想,一個雇傭兵的黃金年齡是 30 歲上下,有體驗又有一定的任務經驗,就像一顆成熟的橘子、水蜜桃,或者任何水果,而36 歲的 Wade Wilson 顯然已經過熟了,他該擺脫充滿槍枝、毒品、其他傭兵的汗臭味的生活,找個地方安定下來,儘管他懷疑自己身上到底有沒有安定這兩個字的基因。


 


一隻狗搖著尾巴從 Wade 身邊跑過,還踩到了他的手臂,他不會責怪那只狗狗,反正他全身上下都疼得要死,不差那一腳 —— 他差的是大麻、嗎啡或者任何能夠止痛的藥物 —— 也許他該在巴西找個地方種大麻,養一些彩虹小馬,然後再找個有漂亮屁股的男人或女人……就像是稍早看到的那個男孩兒一樣,有著弧度挺翹的屁股,柔軟溫熱的身體,還有一雙漂亮的、讓人難忘的眼睛。


 


“……Mr.Wilson?”


喔,還有濃厚的美國佬口音,他敢打賭那男孩是個紐約客。


 


“Wade?Hey!”


 


腳步聲跟呼喊聲似乎越來越靠近。


 


“別、別…” Wade 努力撐開眼皮子,”別給我穿醜綠色的病人服。”


 


他暈了過去。


 
 


Wade 醒來的時候,他感覺到自己正躺在柔軟舒適的物體上,那感覺像是一張品質還算可以的彈簧床,於是他睜開眼睛、坐起身子,瞄了一眼旅館裡常見的深褐色地毯,確認了自己在一間正常的飯店而不是該死的醫院。


 


簡直像是好萊塢劇情片,主角受重傷之後被女主角扛回某個地方休息,千篇一律而且爛俗,唉,螢幕外的那誰,能多花點腦子在設計劇情上嘛?


 


閉嘴。


 


惱羞成怒。好吧,我閉嘴。Wade 晃了晃肩膀,拉開被子,低頭檢查自己的腹部,他記得他中了一槍,當然在一堆轟隆轟隆的槍砲掃射,能只中個一槍都是運氣好,但是他年輕的時候可是個能用武士刀擋下所有子彈的主,果然人老了身體反應也慢了。


 


Wade 發現子彈已經挖了出來,止了血,還上了繃帶。他挑高眉毛,有些意外那個像是小鹿斑比一樣溫馴的少年有這種本事 —— 所以,少年呢?Wade 左瞧右看,就是沒看到理論上應該陪在主角身邊的女主角,他是說,男孩兒。


 


Wade 安靜下來,俗話說,最怕空氣突然沉默 —— 他從床上跳了起來,抓過床頭的沙漠之鷹,走了幾步。那些狗娘養的可不會因為他在床上裝成睡美人就不過來崩他一槍,伊朗禁槍,所以飯店不能攜帶武器進入……


 


Wade 背對牆壁,緩緩移動到窗邊,拉起窗簾。





评论

热度(152)